青年研究的非青年化與非學科化走向

文章來源:本站作者:辦公室 發布時間:2015年01月29日 點擊數:3716次 字體:

    将青年研究作為一個學術領域的發展曆程以及問題現狀與80 年代以來青年話語的變遷聯系起來,一方面勾畫出了中國學術研究長期以來受制于主流意識形态,未能形成獨立的學術人格和規範,而今面對市場的沖擊無力做出回應的典型病狀; 另一方面也表明了學術研究如果脫離了社會文化的變遷,就不能找到其真正的動因,而青年研究與時下青年自身話語之間的脫節,也說明了青年研究在範式上需要做出調整、在話語模式上需要進行轉換的迫切要求。

    範式變革和話語轉換隻能用來解決青年研究中兩種傳統和兩種話語之間的糾結,而青年研究的未來想要走出自己的空間,還需要終結目前對青年概念賦予的難以承載的負擔以及對青年研究學科化的過度焦慮,徹底走向非青年化和非學科化。

    非青年化的含義并非不以青年為研究對象,而是指改變關于青年的傳統概念和角色,将青年還原為普通大衆群體而非政治符号。且不論這種政治化的青年在80 年代是否真的完全走向衰微,至少在80 年代末已經出現了以崔健和王朔為代表的通俗青年文化,他們作品中所表達出來的對于承載了過重負擔的青年角色的厭倦,已經非常明顯。此後的流行文化更多地表達了傳統的“落後青年”而非“進步青年”的情緒和心态,因此不是被斥為“頹廢”、就是被斥為“反叛”。尤其到了90 年代之後,市場經濟和消費主義的沖擊,使得傳統意義上的“角色青年”已經消失殆盡,青年們崇拜的偶像也從傳統意義上的承載着社會責任和期待的英雄、勞模、科學家等等,變成了明星、老闆、成功者。

    特别是21 世紀以來,社會結構轉型以及全球化帶來的種種不确定性、不安全感和殘酷的競争壓力,使得年輕人雖然在家庭中作為獨生子女享受到了豐富的物質條件和重重關愛,但在社會上卻第一次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被忽略的弱勢群體。這種青年角色和地位的轉換,可以從30 年來青年話語的變遷軌迹得到印證,網絡時代青年文化的空前膨脹,以及其中所表達出來的無厘頭反抗、草根化和平民化的特性、充滿娛樂和反叛精神的形式等等,都是現代青年人真實境況的反映。

    首先需要将青年在中國社會以及既往研究中特殊的政治符号含義還原成現實中活生生的一個年齡群體。他們既不是麻煩的制造者,也不是某個理想和事業的接班人,而是為了應對轉型社會和全球化風險、為了走出學校走出家門進入社會、為了迎接與父輩完全不同的未知生活而做準備的無助而執着的一群年輕人。與主流社會建構的被寄予了厚望的青年角色不同,他們隻想在生活中扮演他們自己。雖然青年歸根到底難以逃脫被社會文化建構的命運,但是至少他們自己可以越來越多地參與這種建構本身。

    其次,青年研究的非青年化,意味着對青年狀況的多元化和異質性的尊重。青年并不單單是成年人的反叛者,還可以是成年人的領路者; 他們也不僅僅是社會邊緣的弱勢群體,而且也是大衆流行文化的主導者。青年人與主流社會之間的話語權之争,正在呈現出多元的結果。同時,處在不同

    社會結構和情境中的青年,他們的命運會因環境不同而截然不同。因此青年概念本身所具有的相對性、動态性和多樣性,也應該在青年研究中體現出來。

   再次,青年研究的非青年化,還将帶給我們嶄新的視野和傳統。脫下了政治角色外衣的中國青年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有了更多與世界青年相通的境遇,也給青年研究提供了國際對話的基礎。例如青年文化對于社會主流文化秩序的反叛和挑戰、青年作為成年轉型期在教育、就業、婚戀等過程中經曆的困惑和挫折、年輕人與成年人或老一輩之間從文化價值、利益分配到話語權的沖突、以及全球化風險時代青年人面對的自我實現和身份認同方面的問題等等,都可以從海外青年研究中得到借鑒和啟示。非學科化的含義就是在青年研究中淡化學科意識或者學科化情結,既不為了将青年研究納入某種學科建制或建立一種可接受的知識體系而費心論證或焦慮,也不刻意反對青年研究學者之間共同體或者研究範式的形成和構建。30 年來國内青年研究的學科化進程雖然沒有取得預想的成功,但至少樹立了研究者的規範化意識,形成了幾經起落而所剩有限的共同體圈子,也積累了一些基礎性的研究成果和讨論話題。然而這些年的經驗也表明,一個研究領域的合法性,并不在于它是否學科化,而在于它的研究是否遵循學術界的通行規則、研究成果是否能夠獲得同行的認可、是否能夠解釋某些社會現象等等,也就是所謂規範性、學術競争力和社會影響力。事實上,近些年來青年研究學者隊伍中越來越多青年學生和學者的加入,已經給這一領域帶來了轉機的機會。這些年輕學者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裡受到了良好的規範化訓練,他們的知識結構和價值取向使他們不會受制于青年研究中意識形态傳統的束縛,也多半沒有什麼學科化的理想和情結,隻是根據自己的研究興趣和專長選擇了某些與青年相關主題的研究,使用的理論框架和研究方法也五花八門、來自各個不同學科和領域。他們甚至從未将自己的研究納入所謂“青年研究”的行列,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做出讓學術界和青年研究界認可的研究成果。

    因此學科化在某種意義上反而可能成為研究的桎梏,而青年研究的非學科化,也可以理解為青年研究的跨學科性加上自由松散的共同體,它提供了一種開放的視野與可能性,是讓青年研究從既有的傳統束縛和狹窄的研究取向中解放出來的重要一步。青年研究的非學科化意味着青年研究不再局限于對青年群體和所謂青年問題的研究,而是擴展為從不同學科視角探讨青年與社會之間變動的關系,也就是通過淡化青年研究的學科性,把它消融在社會結構和文化變遷的跨學科動态研究之中。這樣就把青年研究與社會研究融合起來,拓展了國内素來對青年研究的褊狹理解。與此同時,青年研究的非學科化也意味着對所有的學科、理論和方法開放,不用試圖尋找任何賦予特權的方法論或者學科優先權,其結果必然帶來研究範式上真正的多元化。

    事實上,非學科化或者多學科、跨學科的特點,也是海外青年研究的共同現狀。這種特點雖然使青年研究富于變動而充滿争議,難以形成自己的傳統和經典,但是卻為青年研究的發展帶來無限的可能性。總之,國内青年研究想要走出不景氣的現狀,除了需要時刻關注青年話語的變遷,将青年視為解讀社會結構和文化變遷的一個重要視角和研究路徑,還需要将青年研究自身放在社會科學的學術大背景中來檢讨,建立自身與各種知識傳統之間的關聯。因此青年研究需要放棄建立獨立學科的幻想,逐步由學科化走向問題化、由單一化走向多元化。換句話說,當研究者不再煞費苦心試圖建立獨立的青年研究學科之時,也就是青年研究真正走向學術化和成熟化并在學術市場站穩腳跟之日。青年研究的意義不僅僅在于通過青年自己的聲音了解青年,還在于要通過青年問題和青年眼光看社會,這樣才能使得這個領域的研究雖然表面上多彩紛呈,卻始終不會遠離學術焦點、也不會遠離社會焦點。

  (作者單位: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